html模版慢功出精品——從古人讀書說開去
中國共產黨新聞 理論

(思想縱橫)

慢功出精品——從古人讀書說開去

張文貓咪罐頭

2015年09月10日08:10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

原標題:慢功出精品(思想縱橫)——從古人讀書說開去

讀書與做人做事的很多道理是相通的。古人讀書有一個顯著特點,就是慢,正所謂“讀書百遍,其義自見”。古人讀書不但要朗讀,而且要抄、背、默,“一章三遍讀,一句十回吟”,不倒背如流不罷手。從古人讀書慢,能體會到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。

我國歷史典籍所記載的“韋編三絕”,講的就是孔夫子用皮繩把竹簡、木櫝拴起來讀,讀的次數多瞭,連皮繩都翻斷瞭三次。可見,孔夫子讀書下的功夫有多深。明代大文豪張溥則以抄讀著稱。據《明史》記載,他“所讀書必手抄,抄已,朗誦一過,即焚之﹔又抄,如是者六七始已”。因此,他把自己的書房命名為“七錄齋”。曾國藩也是有名的“書癡”。在湖南湘鄉流傳著這樣一個笑話:曾國藩在傢讀書,一篇短文朗讀瞭多遍還背不下來。一個想等他入睡之後行竊的小偷實在等不下去瞭,跳出來大叫:“這種笨腦袋,讀什麼書?”其實,曾國藩的“慢”,並非其人有天資稟賦上的弱處,而是讀書講求精嚼、精思。他在傢書中多次談到讀書,說“用功譬若掘井”,貴在“掘井及泉”﹔“讀經有一耐字訣,一句不通,不看下句﹔今日不通,明日再讀﹔今年不精,明年再讀”。這種“慢”看似“笨功夫”,實際上是為瞭把書讀得熟、記得牢、鑽得深。

不難體會,古人的慢讀書蘊含瞭學不厭精、觸類旁通的大智慧。誠如有詩所說,“文須字字作,亦要字字讀﹔咀嚼有餘味,百過良未足。”由此想到當下的某些國產商品,總感覺少瞭抹“求精”“出新”的亮色。作為制造業大國,我國生產的商品林林總總、數量龐大。但看一下路上跑的汽車、手裡拿的手機、傢裡用的電器、商場裡擺的奢侈品,以至身上穿的衣服,有多少是民族品牌?甚至一些百年老店和“老字號”產品,也由於不重質量、盲目擴張,而如“九斤老太一代不如一代”。問題出在哪裡?其原因正如當下一些人讀書一樣,淺嘗輒止、速食不化,不願意下“慢功夫”“苦功夫”“笨功夫”。

宋儒陸九淵講:“讀書切戒在慌忙,涵泳功夫興味長。”從古人讀書中,也不難琢磨到不急不躁不怕慢、不急求功不厭煩的道理。由此,又想到發展觀、政績觀的問題。發展是硬道理,這個理人人都懂。但好比讀書“一口吃不成胖子”,得有一個自博而約、積久功深的過程,發展也隻能循序漸進、久久為功。離開客觀規律和現實基礎,盲目追求發展速度,往往“欲速則不達”。至於以犧牲資源和環境為代價的發展,更是後患無窮。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,腳步是放慢瞭些,但換擋不失速,調速不減勢,量增質更優,終歸還是為瞭行穩致遠。

在政績觀方面,“為官一任、造福一方”,這理所當然。但應切記,我們追求的政績是經得起歷史、實踐和人民檢驗的政績,而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繡腿、圖虛名得實禍的豆腐渣工程,不能成為一代人的政績、幾代人的負擔的“政績債”。事快三分假,慢工出細活。創造過硬的政績,就要像古人讀書那樣幼犬飼料,“板凳甘坐十年冷,文章不寫半句空”,遠沽名釣譽之心、戒急功近利之意、去冒進浮躁之氣,以“功成不必在我”的胸襟,致力於謀長遠、打基礎的工作。“草螢有耀終非火,荷露雖團豈是珠。”搞形式、做虛功、走捷徑、耍滑頭,難免落個貽誤事業、害人害己的結局。

貴賓狗飼料60524E94E9079933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如果不知道

s07jhla6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